優奈

我爱刀子,刀子使我快乐)

最王/恶作剧和非日常

超甜!!感觉被治愈了qwq

八冢天宫:

一个段子。偏最王。
一个段子还被我飞出了好几千字,简直爆字诅咒……
安心吃,糖。











事情的起因其实本来没有那么复杂。


但就结论来说,目前的状况多少让我感觉有些棘手。让我束手无策的对象——王马君和我保持了三米以上的距离,正用一种‘你要是过来我立刻就地躺下撒泼’的表情盯着我……气氛微妙地形成了现在僵持的局面。
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但我的脚步因为交谈对象的过度警惕而只能钉在三米开外,哪怕稍微提起膝盖都会让他竖起眉毛来瞪着我。
万般无奈之下……我只好继续试图和他搭话。
“那个、王——”
“不可能!就算是最原酱也不行!”
“可……这样下去也不行的吧?小黑白熊已经说了至少要天黑前……”
“还不是最原酱的错。啊啊,真是气死——最原酱你怎么还不走啦!”
话题根本无法进行。王马君的语气果断语速飞快,并且义正辞严地带歪话题,直接岔开了我接下来想说的话。
……造成现在这种尴尬的状况,大概错还是在我也说不定……
不、仔细一想,喜好恶作剧的王马君如果没有故意吓我一跳的话,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。我在思考这些事情的同时,想要像往常一样傲然地挺直腰板的王马君此刻也少见地、模样有那么点别扭地往门口又蹭了一步。
这个样子跑出去反而更让人担心的吧……?我实在忍不住,还是又开了口:
“……王马君。我知道你不想和我相处,但是就算你现在从餐厅出去,也进不去自己的房间……的吧。”
无奈的情绪从心底往外涌……而王马君听到我的话之后,露出了十分孩子气的生气表情,脸颊也鼓起来,与可爱表情不相符的台词却辛辣依旧:“诶、最原酱卑鄙——居然都会威胁别人了!可身为恶之总统的我随随便便就会屈服也是不可能的啦。唠叨又难缠的最原酱真是一点也不可爱,啧啧。”


……我没辙了。
我大概真的不擅长应对王马君。至少目前,面对这种情况的感觉,体感要比直面学级裁判还要来的茫然无措。
至少学级裁判我是带着大量搜查证据去的。
现在的王马君的话,他一反常态地用这种态度拒绝我靠近,又完全不清楚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理由,就反而完全……无从下手……。


从头说起吧。


说来原本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。我在餐厅找点东西吃的同时想了一些事情,因为想的有点多,稍微地投入了一些……便理所当然地忽视了周围的情况。
自相残杀,隐形的黑幕,动机影像,回忆灯让我们回想起的记忆……零零碎碎的东西根本不足以让人串起成足够有价值的线索。
故意放轻的脚步声和呼吸声也因此没有被我发现。一双微微有些发凉的手悄声无息地环上我的脖子、并伴随着得逞的‘呢嘻嘻’的笑声迅速收紧了手指,呼吸瞬间被阻塞的窒息感让我猛地回过了神。
这真的把我吓得神经一麻,反射性地猛然起身并叫出了声——但喉咙被死死掐住,完全没能发出声音。
掐住脖子的力气确实很大,如果一直被这样掐着大概真的会窒息。不过挣脱开了之后也很快意识到了这其实也是玩笑的范畴,只是手法显然比较恶劣。
如果王马君真的是想杀我,他是不会无视身高差,毫无计划地在我清醒的时候勒住我的脖子,用窒息的方法置我于死地的吧。
不过因为真的被他吓得不轻,反射性地挣开的动作也没有收敛力气,王马君重心不稳地被我甩开了好几步,撞进了餐厅角落的植物丛里。我惊魂未定地回过头,摔在地上似乎多少有点痛,王马君轻微抽了一口冷气,却依然维持着恶作剧得逞的笑脸,十分开心的模样。
“王、王马君!?”
就算是恶作剧也很让人觉得又惊又怒了。我有些发懵地站在原地喘气,罪魁祸首则完全没有反省的意思——如果他会反省也就根本不会这么做了;王马君大大方方地笑了起来,无辜又委屈地,用拿捏的恰到好处的口吻埋怨:“最原酱的反应好过分哦——摔一下很痛的!”
……怎么想也都是先做这种过分举动的王马君的错吧!
“不要突然做这种危险的事情啊!”毕竟我们所面临的是依然还在进行的杀戮游戏,对有伤害倾向的行为本身就很敏感,我多少有点生气,但更多的还是无奈——毕竟做出这种举动的是王马君,就算好好讲道理也没有什么用,“……要好好打招呼的话,不是有很多方法吗?”
“最原酱看起来思考的那么投入,忍不住就想试试看能不能杀掉你嘛。”
一如既往用自然又可爱的语气说着毛骨悚然的话——但事到如今,我多少也能够做到如何分辨他的谎言了。
“……王马君,这也是说谎吧?”
“才不是,是真的哦!”
他笑了起来,虽然还是有些狼狈地坐在地上,紫色的瞳孔里却隐约能够读出与笑容完全相反的恶意。
“杀掉最原酱的话,这个自相残杀的游戏也许马就会通关了呢。”
“什、什么?”
“只要最原酱你死了,学级裁判就撑不起来了吧。”
温柔又轻盈的语调,但是说出口的话语却令人全身发冷。可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,王马君瞳孔中晦涩难读的情绪倏地烟消云散,若无其事地拍拍衣服上的灰尘,用欢快的语气继续回答。
“嘛、骗你的啦!我超喜欢最原酱哦?如果最原酱死掉了,我可是会超——伤心的。”
“……”
听起来根本完全不能相信的话,就连判断其是否是谎言都没必要了。
但是太过相信他或者是无视他都不可以。我叹了口气,走上前去伸出手,想要拉他起来。王马君倒是并没有拒绝我,大大方方地握住了我的手,顺着力道站起了身。
大概是因为体型的缘故,王马君的身体比想象中来的轻盈,就算是我,拉起他也没有花费很多力气。
不过就在我拉他起来的同时,一声轻微的‘嚓’悄悄地钻进了我们两人的耳朵。
植物丛随着王马君起身的动作也唰唰啦啦地发出响声,因此最开始我并没有很在意这个细小的声音。可王马君的手腕在站直后随即绷紧了——脸上的微笑也有一瞬间不自然的凝固,在站稳之后立刻松开了我的手。
……?
直觉上觉得王马君这样的行为有些怪异而已,但具体是哪里不对也说不清。王马君低头轻声咳了一下,若无其事——在我看来很像是在假装若无其事地开了口。
“最原酱还要一直待在这里咯?”
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,听到他提问的同时愣了一下,“诶?啊、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要做……”
“这样可不行!保持身体健康要多到外面走动一下才有助身体健康!”王马君义正辞严地说出这些话来让我反而有些反应不过来,那张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相当诚恳:“最原酱刚吃完东西吧?不快点出去运动一下可是要变成猪一样的身材了哦?这样下去会被讨厌的——”
“…………”
……不管怎么想都很不对劲吧。
我哑然一会儿……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的好。
而说出这些话来的王马君,正在用十分一本正经的表情,dkdk地盯着我看。
“…………王马君,你想干什么啊?”
我实在是猜不出来,只能问他……但其实他不会好好回答的吧。果不其然,王马君用十分坚定的语气说:“还用问吗!都是为了最原酱着想嘛。”
……就不要想着王马君会老实坦白了。
反过来想想吧,既然他是想让我出去,那么推论目的就是①想让我出去做什么;②我在餐厅碍事,他需要单独在这里做些什么。因为他是主动过来餐厅而不是主动过来找‘最原终一’,想来第二个可能性要更大一些,恶劣的恶作剧也许也是赶人的一种手段也说不定。
“想要骗我是不可能的……王马君,我不会上当的。”
“哇啊——过分!我明明是关心最原酱才这么说!为什么要这么误会我啦、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……哭了。
假哭。
“那,王马君一起陪我出去走走可以吗?”
听到我这么说,嚎啕大哭的王马君一秒止住了哭声,幽幽地盯着我看。不光是眼泪,刚才委屈的表情现在一丝都不出来了。我在他藏的很深的眼神中鲜少读出了一丝纠结……这让我有一点点意外,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……
——钓鱼。
“王马君不想和我多相处一下吗?”我也不动声色地,尽可能地以诚恳的表情邀请他,“我还不是很了解王马君。其实……我也想有机会的话,能够好好了解一下王马君。”
“……”
那些丰富夸张的神情此刻都像被擦去了一样。王马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,没有立刻回答,好一会儿才又开口道。
“最原酱真是狡猾啊。宁可说这种违心的谎话,也非要从我嘴里撬出你想要的东西吗?”
他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开心。语调也有些沉寂,和平时跳脱的声音比起来根本毫无起伏。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应他,但还是摇了摇头。
“……说想要理解,不是骗人的。”
不是骗人的。有时会头痛,也会火大,现在的最优先目的确实也不是这个,但——我在心底默默地向自己确认:想要理解,这件事情本身其实并不是假的。
不过我没有说更多。王马君幽幽地看着我一会儿,才又微微地笑了起来——这次不是情绪丰富到夸张的笑脸,只是有些温柔的,普通又平淡的笑。
“诶呀,既然最原酱这么说了,那我就信了吧。”他顿了顿,又眨了眨眼睛,“我保证我没有想做什么坏事啦。这句话真的不是骗人的哦。”
“那……?”
“不想告诉最原酱。”王马君飞快地回答,“我都做保证了!总之快点出去啦!”
“……我是很想相信王马君,但如果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,为什么不能被我看见?”
“……最原酱我怎么第一次发现你也这么烦人的啦!”
“那就不要做会让人起疑的奇怪举动!”
……僵持。
我实在搞不懂王马君到底有什么事情这么不肯让步。其实乖乖离开就好了,但毕竟对象是王马君,怎么也不也是让我能放心相信他的人……
这么想着我试图伸手去碰他,但意料之外地,王马君几乎是立刻就跳了起来,猛地后退好几步,仿佛炸了毛的猫一样甚至叫了起来:“不要过来!!”
“……???!!!”
为什么反应这么大!?
等等、刚才我不是还有拉他起来,为什么现在碰一下都不行的?!
我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嗓子震得脑袋里嗡嗡直响……回过神来的时候,他已经慢慢正对着我,向门的方向退过去了。
“嘛、今天真是乱七八糟的。总之那我就先告辞啦最原酱记得饭后散步哦。”
“诶、等等、王马君?!”
王马君语速飞快,并不打算继续拖时间,一边后退一边去摸自己的口袋;我来不及拦他,眼看就要打开餐厅的门出去的瞬间,王马君的动作却硬生生地僵住了。
“…………”
“…………???”
发、发生什么了?
我根本一头雾水。
但看着王马君凝固的神情,我似乎多少有点猜到……
摸了口袋之后他才僵住的。而我们随身携带的东西,房间钥匙和黑白平板。他要离开的行为和黑白平板关系不大,如果是想离开回去的话,约摸是想回房间的,那么……
我试探着,开口问道。
“房间钥匙……不见了?”
“…………”
沉默,看来猜对了。
“……有好好带出来?”
“…………”
看表情是有的。
“……刚才丢到什么地方了……?”
王马君的表情证明他也根本一头雾水。
…………回想一下,我被王马君吓了一跳,王马君跌倒在植物丛里的时候,似乎也有什么清脆的声音响起来过……
王马君似乎也想到了那个瞬间,看起来……一脸快要昏过去的表情。
……比起丢了钥匙,需要回到我旁边来拿钥匙这件事似乎更让他觉得生无可恋的样子。与此同时,不知从何处钻出来的黑白太郎突然地出现了——理所当然地又把我和本来就有点掉线的王马君吓了一跳。
“啊、刚才王马君在跌倒的时候,似乎掉了房间的钥匙哦?”
黑白太郎说着,圆滚滚的熊掌在半空中挥了挥。
“那边的角落,地面有很大的缝隙呢。掉进去的话很难拿出来了吧?”
“什、什么?!”
王马君的声音似乎都有点不对劲了。
“不过不用担心!备用钥匙已经去做了哦!”
“……钥匙那种东西,为什么要现做啊!”
“如果有多余的钥匙,半夜开门被人杀死在床上这种无聊的展开大家是不会买账的!”黑白太郎正直地大声说,“不过因为房间的钥匙是特殊的,制作起来也要花一点时间,天黑之前会做好拿过来的!”
“天黑前……!?”
感觉上……王马君似乎第一次真情实感地表现的这么想昏过去的样子。
这么一来,根本是愈发地好奇王马君到底隐瞒了什么事情……黑白太郎和王马君牛头不对马嘴地吵了几句、离开之后,王马君手撑着墙沉默了好一会儿,看起来根本是在逃避现实。
气氛实在是有点尴尬,我犹豫了很久才开口试图安抚:“天黑之前就能拿到了,也不是很耽误事情……吧?”
“那是因为丢钥匙的不是最原酱才这么游刃有余啦!”王马君看起来气呼呼的,“最原酱要怎么赔偿我的说?”
“诶、诶?为什么是我赔偿?!”


话题开始车轱辘。
重新整理了一遍从头到尾发生的事情和目前的情况,我再次试图思考王马君看起来奇怪的地方。
……说起来,不论是行为还是语言,王马君一直都不让我靠近,并且……走路的姿势也很奇怪。
要说哪里奇怪……王马君就像是在身后藏了什么东西一样,哪怕一点点也不肯侧过来,就算是想要走向门口,也是正对着我,一点点后退来着……
而且拉他起来的时候,那声布料断掉的声音是怎么回事?虽然微弱,但现在这么奇怪的状况下,本来不是什么很值得在意的东西也依旧让人变得在意了。
单纯来讲,就是布料坏掉的声音。
……布料坏掉?
我尽力让自己的表情和语气变得正经,免得王马君四两拨千斤再说些不着调的东西转移话题——虽然不知道效果如何:“王马君,难道是……衣服的带子坏掉了?不想被我知道吗?”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这个态度……我有点确信了,进一步试探:“所以回不去房间换衣服,就……很糟糕?”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他不说话,一脸看不出情绪的面无表情。
虽然对自己的推理有自信,但是王马君不说话的话,还是怎样都没办法确认的。我犹豫了半天试图再次走近他,却在迈出第一步的瞬间又被王马君吓得不轻——
他露出了惊恐的神情,猛地放开嗓子大喊了一句破音的:“最原酱性骚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”当场又让我狼狈地收回了已经快迈出去的步子。
“?????!!!?!”
我干什么了?!
我根本跟不上他的思路,凭空飞来一锅砸的我甚至不知道做出什么反应:“不是、等等!”我试图反驳他匪夷所思的尖叫,只觉得额头都有汗渗出来,“好好说话不行吗?!你脱掉我可以给你补上的……!”
“都知道了还要靠过来的最原酱最糟糕了啊啊啊啊——不行!为什么我要在最原酱面前脱衣服啊超奇怪的说,最原酱你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东西——!”
这都什么跟什么……!
“你才是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东西啦!”
“因为不想让最原酱知道呀。”刚才还在扯嗓子尖叫的王马君收放自如地又摆出一脸正经的表情,“非要知根纠底我也会觉得尴尬的嘛,本来放我走掉去换个衣服就好了,结果现在变得麻烦了,真是的。”
这逻辑也是……看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。王马君总是这样让我感到无可奈何,“那……所以都说,我给你补一下?”
“不要。”拒绝的掷地有声,“就算是这样,在最原酱面前脱衣服也很奇怪!”
“可是换衣服要等到天黑了吧?”不仅不方便走,带子坏掉的话,按照王马君的衣服构造来看,根本是一大半脊背都会露出来的吧——钥匙丢掉的现在连个临时待的地方都没有。
我说的确实是个问题,王马君露出了很一言难尽的困扰表情,又用幽深埋怨的眼神瞪我。
所以一开始不要做那种恶劣的恶作剧不就好了吗……就算用这种眼神盯着我,我也不觉得是我的问题。
……多少,也许,还是有一点点吧。
作为妥协,我只能叹了口气:“那这样吧。王马君你介意到我房间来吗?姑且可以用别的带子替代一下,不用脱掉也可以,直接换掉就行了吧?”
“呜哇——最原酱这是邀请别人来自己的房间吗,邀请我这样的危险人物真的没问题?”
“就不能安分一点吗……?”
“当然——不行!呢嘻嘻,要求恶的总统安分什么的,最原酱还真是异想天开呢。”
像是小孩子一样顽劣的行为,王马君嬉笑着轻快地靠过来,现在倒是不介意靠近我了。他凑近了一些,语气也随之暧昧危险地压低了:“我可是会对最原酱做过分的事情哦……作为给我造成困扰的报复——之类的。即使这样也要邀请我去吗?”
……这种时候也不肯好好说话,王马君真的是……是我完全不擅长应对的类型。不过王马君很快又笑了起来:“——是骗你的啦!嘛、不管怎么说帮大忙了,还是要谢谢最原酱的说w”
我愣了一下:意料之外地,得到了大大方方的道谢……这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。


好在从餐厅到宿舍的路上并没有别人在。王马君上衣后背的带子确实是断掉了,走回去的路上隐约撩过一眼,不过他跑的飞快,果然还是很在意仪容的样子……不过总算也是顺利地回到了我的房间。
换个带子不算针线活,因此做起来也没有很难。抽屉里有可以替代的带子倒确实是帮大忙了。我在翻找带子的同时,王马君也没闲着,走来走去地看了一圈我的房间:“最原酱的房间还真是,唔,怎么形容,单调唉。”
我确实我没怎么在房间里摆放过多的私人物品,和其他人的房间比起来大概要空旷许多。不过也正因为如此,我的房间我并没有什么不能给人看的东西,王马君到处看的行为我也没有让我觉得紧张。
“我比较喜欢简单一点的摆设……啊,找到了。”黑色的细长带子,针线包里果然是有备用的,我回过头看向王马君,“不脱下来的话,王马君背对着我就可以了吧……?”
“最原酱可不要被我吓到哦。”他吃吃地笑着,轻快地绕回来,十分自然地坐上我的床,“我的身上可都是很恐怖的印记和纹身哦!”
“……一听都是在说谎吧?”
王马君依然只是笑着,这次并没有继续说下去——不过反正确实一会儿就能看见了。
被我知道了带子断掉之后,王马君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反应过度了。他依言脱掉鞋子爬上了我的床,背对着我,撩起那些不安分地翘起来的头发,解开了黑白色的格子领巾。
他的动作从容利索,果然并不是不好意思脱衣服。但刚才死活不肯让我知道的原因还是完全不清楚……但现在想来,王马君也不能告诉我了。
我第一次看见他的上衣摘下领巾的样子。意料之外是很低的圆领,和下摆一样的撕裂边缘,锁骨和后颈裸露着,莫名让人觉得像是囚服一样。说起来王马君的衣服上本来就有很多看似是装饰性的带子,现在看来,根本就好像是拘束衣一样的设计……虽然并不太清楚这样的设计有何意义,但身为超高校级的总统会穿这样的衣服,总觉得有些微妙的在意。
王马君摘掉了领巾之后便乖乖地背对着我坐好,十分少见,此刻的他安静又安分,为了方便我行动而微微低下头,将后脑碍事的头发撩起来,露出白皙干净的一截后颈。
交叉穿在后背的带子因为断掉,下摆的部分已经散开了大半。我决定不去想那些,将已经断掉的带子一点一点抽出来;失去带子束力的布料柔软地散开,大片光裸的后背也就露了出来。
并没有他说的什么可怕的纹身或者印记之类的东西。干干净净、属于同龄高中生的瘦削脊背而已。
替代用的带子要长出一截,但总比不够长来的要好,多出来的部分剪掉就可以了。穿上带子要比抽掉花的时间长,重新系好之后一直都安安静静的王马君却突然轻声细语地开口问道。
“呐,最原酱,带子还有多长?”
我愣了一下,将剩下的部分提起来比量了一下。
“也没有长处很多……但是不剪掉的话有点碍事。”
“唔,那就不要剪了。帮我系个蝴蝶结呗?”他笑起来,终于不安分地挪动了一下身体,大概是低头时间太长有点累了,“蝴蝶结可爱嘛。”
他这么说了——我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,有点无奈,但忍不住还是也露出了一点笑来。
“我知道了,既然王马君你这么说了的话。”
蝴蝶结也是随手就能打好的,不过这样一来还是需要调整一下两边的长度。打好绳结后我抬起头来,刚想告诉王马君已经好了,张口之前却被轻轻搔过脸颊的头发弄得一愣。
快速回过身的王马君,极为撩拨又轻盈地,亲吻了我的嘴唇一下。
……诶。
“……!”
等等、怎么突然……!
我猛地捂住嘴唇,脸上登时涌起一股烧灼的热度——但王马君根本不给我回过神来的时间,一气呵成地跳下床穿好鞋子,飞快地跑向了门口。
“呢嘻嘻……回见啦最原酱!”
他打开门,眼角弯弯地蕴着笑意,“——没想到吧?吓了一跳吧?这可是报复哦。”
轻盈的话音随着关门的声响消失在了门后。
嘴唇上还残留着柔软又清爽的触感。我怔怔地愣在那里,捂着嘴呆了好半天,却依旧没能从突如其来的亲吻中回过神来。
诶……诶……?


……我想我确实……大概……一开始就不该让他过来的。
猛然回过神来的瞬间,我反射性地低下头。
一个不属于我的黑白平板正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。我一言难尽地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,脸上的热度尤存——但我还是伸手把它拿了起来。
…………平时的王马君可不会这么粗心大意的……才对。


平时的……
“……是……是吗。”




FIN.


平时的总统不会这么粗心大意,所以……wwww


其实有BUG,总统是可以开锁的嘛。但就当开锁用的东西和钥匙一起丢了吧(你)

评论

热度(253)

  1. 優奈六禾弦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超甜!!感觉被治愈了qwq